母 亲 的 挞 馃

浏览:0次 | 发布时间:2017-09-05 
    老家歙县有一种叫挞馃的面食,是我儿时的最爱,至今记忆犹新。其实,两百多户人家的村中,挞馃家家都会,和面、擀皮、包馅、拓成圆形、置于铁锅中双面烙熟即可。我吃过亲朋邻居多家制作的挞馃,唯独母亲做的挞馃最为难忘。
    做挞馃的面粉没有什么大的讲究,白面、高粱面可以,玉米面、麦麸面亦可。挞馃好吃如何关键在馅料,不同的馅料就有不一样的味道。青菜、萝卜、南瓜、韭菜、豆腐等鲜菜均可做馅料,腌咸菜、梅干菜、豆黄粉等入料更是别有风味。
    做挞馃时,先是要选好干菜(或生菜)、五花肉丁、油盐、面粉、小葱等备用;其次是将干菜入水涨发、五花肉丁入锅稍煸,将干菜剁碎与肉丁、盐搅成馅料待用;冷水和面切成小团,取一面团擀成手掌大的圆形薄饼,放入馅料后包紧,再压成薄圆形,在平锅里放点豆油,烙至双面焦黄即可。
老家农村山多田少,主要劳作都在山上完成。上山砍柴、采茶、伐木、种地、收割,因为路远回家怕耽误时间,条件好一点的人家带上挞馃和茶水,条件差点的家庭只能带上馃瘪(没有馅料),喝口山泉就当午饭了。
    母亲是村中挞馃高手,做的挞馃又大又圆,皮薄菜多,调的馅料味道十足,味香可口。最为难忘的是玉米馃,用玉米面作皮,选上好的腌咸菜、青葱和腊猪油丁(在腊月选取新鲜猪油,切成饺子大的小块,用盐腌制,装坛备用,可以吃半年)作馅,柴火锅上炕熟后,两面金黄,香脆可口。到了冬季玉米下山的时候,带上母亲做好的玉米馃、拎着火燪上学,只要把玉米馃往火燪上一烤,一会儿教室里就会喷香四溢,再也无心听讲。因此,上午放学前不准烘焙挞馃,也成了一条纪律。
    儿时的乡下,生活比较艰苦,一般人家除了农忙时节,平时想吃挞馃也不是那么容易的。记得有一次生病,食欲不好,母亲问我想吃点啥,我回答想吃挞馃。尽管家中生活不好、农活又忙,母亲还是毫不犹豫地做了“豆腐韭菜面粉馃”。吃了母亲做的挞馃,我感觉病也就好了一半。当时我就想,要是能天天生病该有多好。
    后来,母亲不能作了,看着孩子们都喜欢吃,老父亲也就摸索着作了起来。只要我一回家,他第一件事就是给我做挞馃。与母亲做的挞馃相比,除了卖相差点、上下馃皮厚薄也不均匀之外,味道还是挺不错的,关键这个味道能让我想起母亲。
    在城市生活的我,也曾尝试着做过两次,同样的东西,同样的程序,外形也颇有几分相似,就是味道差得太多。所以,一到春节就想着回家,去品尝八十多岁老父亲做的挞馃,去感受对母亲的思念。(方政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