宠物

浏览:0次 | 发布时间:2017-09-13 
在孩子未上大学,未去遥远的城市工作之前,她是我的宠物。
一宠十七年,现在想宠,摸不着,触不到,想她之时,便去她的微信里溜达,或在QQ上遥望。
2017年,孩子的爸爸孙某人养了一只小小的巴西龟和一只略大一点的小山龟,这是孙某人的宠物。这两只龟,如我养的绿植般,给我们的闲暇生活带来些许趣。孙某人每天利用下班时间,伺候它们进食一次,清洁卫生换水一次。
个人不赞成养带毛宠物,譬如狗,抛开给它买狗粮、衣帽、定期打狂犬疫苗、美容理发等细节不说,最令人不能忍受的,是十几年后它的老去……
女儿在经济与行为生活上独立后,我属于自己的时间逐渐回归,工作八小时外,经营家庭美食依旧,维护家庭保洁继续,喝茶、读书、泡剧自由,养花植草不离手。它们,一直被我宠着,同时,我也被它们宠着,彼此滋养,彼此守候。
物非类也可以聚,这是一种入世另类独处的方式。现在,我有富余的时间和它们在一起。
一天,我正在浏览网页,冷不丁孙某人在那边大吓一声:找打啊!还爬!安静!回头一瞧,但见孙某人赤膊站在阳台,双手叉腰,正在一本正经教训它的宠物龟。也真是的,这俩小龟,饱食终日,唯爬是务!仿佛总想越狱。我笑:拜托,声音小点,楼上楼下不知情况的,还以为你在家打小孩。
养植物的好处,干净、养眼、美化室内环境、净化室内空气。如此宠物,陶冶情操、修心养性,甚好。譬如吊兰,虽属草本,但养在室内,由于环境优越,便不会有一岁一枯荣的伤感,冬日安好是常态。
身为宠物,除了学名,昵称是必不可少的。家里的每一盆绿植,都有我赏赐的字,或诗味十足,或儒雅有致,或贱到卑微,或忍俊不禁。
譬如水袖长舞之吊兰,它长出两根粗壮的箭,同向侧向一边,呈十五度倾斜向前伸展,多美的舞姿啊;譬如半壁江山之吊兰,它长长短短、粗粗细细长出N条箭,箭上生叶负重下垂后,许是光的缘故,纷纷聚拢在盆壁的半边,有飞流直下、层峦叠嶂的美感,但见叶簇簇拥拥,热热闹闹,却寻不着箭;再譬如格格之吊兰,白盆,硕大茂盛的叶,狭长,色深,呈弧形一圈一圈自然散开,那气质,冰清中不乏大气,朴素中藏不住尊贵,一左一右各伸出两枝下压的箭,箭头各生一簇簇袖珍的叶,箭杆中段光洁,怎么看,都像公主头上的饰件。
另一种牡丹吊兰,从五月开花,陆陆续续延续到现在的八月,居然还有花苞潜伏在藤头!我不知它从哪里来的激情,居然能释放出如此的能量,因此,我赐它昵称:洪荒之力!
既然被宠,平时自然少不了花时间在它们身上做功课,否则,它怎会以健康的姿态愉悦你?因此,培土、浇水、施肥、雨露、散光等细节,一样都不能少!
龟也好,兰也罢,虽然它们不会说话,但是你可以说话给它们听,它们是五星级的倾听者。有些不能和人说的话,可以说给它们听。当然了,你最好带给它们尽可能多的正能量,你可以和它们一起纳凉,和它们一起听音乐,和它们一起晒太阳……当它们营养过剩,赛脸般徒长叶子的时候,你还可以拿起剪刀给它们美发。给吊兰理发,能嗅到割草机在草坪上工作时散发出来的草香味,这是身居城市的嗅觉艳遇。
在电视剧《家的N次方》里,朱雨辰饰演的楚牧是王子文饰演的齐齐的宠物,那宠物,其实是兄妹情。齐齐的爸爸在拖着拉杆箱离开齐齐的时候,齐齐扔过去一句话:小老头,以后在外面混不下去了,回来我养你!其实,齐齐是那小老头的宠物。即使她任性贱卖了他的画,他也无可奈何。最宠的人总会出你最难堪的洋相,最宠的人也是你今生永远的牵挂。(倪代媛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