感谢你来陪我 ——致我亲爱的宝贝

浏览:0次 | 发布时间:2018-07-06 
亲:
此时此刻,在做什么呢?窗外风雨交加,电闪雷鸣,远处灯火阑珊的望淮塔氤氲在倾盆而下的暴风雨中。南朝四百八十寺,多少楼台烟雨中。此情此景,如果你在家,想你也会触景。对于唐诗,对于宋词,对于文言文,留在你脑海里的文字靓影应该随时会应景翩跹而出的,这点我深信。
记得你还是婴儿肥的那段时间,我们家书橱里的书你是看不懂的,但新从书店买回来的幼儿塑料图文书,你倍感兴趣。于是,在我们家,那本你的“专利”书,就连洗澡你也是要把它带进浴盆形影不离的。从此,阅读,成为我们母女沟通最好的方式;从此,阅读,是我们家一路走来最有滋味的事;从此,阅读,也成为我陪你二次成长最好的导师。
小学时代,杨红樱笔下的马小跳是我们家喜欢的常客,当然,他的位置在书桌;初中时期,因为你,我开始关注郭敬明,开始拜见天下霸唱,并踏进前者的《小时代》,游走于后者的《鬼吹灯》,于是,课余之外,我们有着说不完的话题。书内的,书外的,这让我想起《哈佛女孩刘亦婷:素质培养纪实》里刘亦婷和她的妈妈,她妈妈每次用自行车接她放学的路上,刘亦婷就是她妈妈的小喇叭,那个阶段的你,又何尝不是呢?
那个阶段的你,在同学间是令人羡慕的,因为那时,《小时代》与相关绘本不但是限量版,而且许多老师反对学生翻阅,家长们更是趋之若鹜站在老师的一边。而你,不但可以大摇大摆地买《小时代》,回到家也不必和其他小朋友那样把此书东躲西藏,更令你的同学没有想到的是,你的妈妈居然也看甚至和你抢着看《小时代》!
阅读真好,阅读能让我们母女成为比肩之人,阅读能让我们成为学习与生活上无话不说的同谋。知道神农尝百草的精神与苦衷吗?有些书,有些事,早接触早些产生免疫力,哪怕只是理论。躲与藏治标不治本,教育最好的方法是直面。
亲,从上大学开始,你离开我们这个家已经五年了。每当我回首从前,觉得还是有你在家的日子是妈妈此生最幸福的时光。在我陪你成长的时期,其实也是你在帮我脱胎换骨。女本柔弱,为母则刚。这是生活千锤百炼女人后的感悟。
曾经,你是那么的信任与依赖我。每当你仰着小脸满怀热切地与我交流时,每当我蹲下身去,以你的高度看这个世界时,一切都是那么单纯、清澈、温暖。滑旱冰、骑单车、捉迷藏……小朋友间的相互交流,其实是另类阅读,你读懂我,我读懂你,从眼神,从动作,从语言……这是最初的从无字处读书。
那时的你,是《还珠格格》小燕子的粉丝。亲,知不知道,你是我们家的格格,以前是,现在是,以后永远是。当然了,那时候,妈妈也是小燕子的粉丝,高兴着你陪小燕子的高兴,委屈着你陪小燕子的委屈。
亲,感谢你,为了你的睡前故事,我的阅读与普通话有了用武之地。直到现在,我在你面前偶尔用方言说话时,你会不习惯地请我改用普通话。于是我笑,妈妈也会两种语言啊。当第一次你被我忽悠时,我解释:普通话与方言啊。于是,我们相视大笑。
爱上阅读,当你有了一定的识字基础之后,我们休闲去的最多的地方是图书馆、新华书店与我们家附近的小书店。那里的时间长着无声的翅膀,掠过我们悄无声息,那里的每个人都带有思想与渴望,静如处子。那是我们共同痴迷与流连的场所,是我们如今个性签名不约而同的标签之一。
《爱的教育:母亲最后的嘱咐》中说:那幢简约的小白屋,紧闭的百叶窗和启迪你智慧之花的校园,将会令你终生难忘,就像我永远难忘第一次听到你呱呱落地时哭泣的那间小屋一样。
亲,我们一起走过的路,一起读过的书,一起齐心谋划面对老师善意的谎言,想你如我一般历历在目。
你大学毕业快递回来不舍丢弃的大字版《圣经》,与我们家小字版的《圣经》像井冈山会师一般热烈拥抱了!你那么轻的年纪,居然拥有一颗那么安静的心,是因为书海过尽千帆了吗?天知道,在初中时期,在无尽的作业的压力下,我们家你书桌后面的我所有的书,居然成为了你解压的消遣对象!读红楼,看水浒,连玛格丽特的《飘》与马尔克斯的《百年孤独》你都全部拿下!妈妈想说,能读懂、欣赏与理解《飘》的主人公思嘉的女性读者,会笑傲书海与人生的。
亲,离家五年,我们虽然相聚甚少,但心靠得很近。你这个曾经手不拎四两重的小女生,如今要肩负起自我的独立。曾经在一年的时间里,因为腾讯,你在天上单飞十二趟,从蚌埠到西安,从西安到深圳,上学时期曾经唯军训才离开妈妈的小不点,现在随着自己的成长,各方面开始资深。
《月亮与六便士》里,英国作家毛姆试图用他写的故事告诫我们:人生在世,无论做什么,应该先学会做人;想做什么事,只要开始,并坚持,都不算晚。许多的道理与常识,我已无需唠叨,在有人的江湖,以后你又要开始阅读无字的书:识人!识事!妈妈相信,你是一个一直对自己有向上要求的人,这是我们的家风,潜在你骨子里的家风。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,但以后的精神长相,得靠你自身后天的修炼。路漫漫其修远兮,想家了,打开你的水墨屏阅读吧。
书行至此,夜已深,我们各自休息,再叙!爱你哦,今生。
抱抱,晚安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妈妈:倪代媛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8年5月20日